位置:主页 > www.41997.com >
惊人数据:2017年斋月恐袭比去年血腥380%
发布日期:2019-11-01 19:34   来源:未知   阅读:

  ,同时也包括大量不同民族与宗教信仰及无宗教的受害者。其中包括两名中国基督徒李欣恒和孟思丽。因此,无论对于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70852d.com他们都是伊斯兰的受害者,全球暴恐问题形势严峻,急待系统、全面的打击和应对。

  据thereligionofpeace统计,今年5月26日-6月24日之间,全球有记录的伊斯兰暴恐袭击共174次,共造成1595人死亡。以其他信仰名义发动的暴恐袭击数量共计0次,共造成0人死亡。疑似针对穆斯林的仇恨暴恐袭击共2次,造成2人死亡。

  另据Breitbart新闻网的统计数据,今全球斋月期间恐袭共造成3451人伤亡,其中1627人死亡,1824人受伤。这个数字是2016年斋月恐袭伤亡的三倍以上,死亡人数是2016年的386%。(2016年斋月恐袭共造成1150人伤亡,其中421人死亡,729人受伤。)

  第一,虽然叙利亚战争的重要原因是逊尼派亲美武装与什叶派分支的叙利亚部队的冲突,但亲美国的当地武装与亲伊朗和俄罗斯的叙利亚部队的冲突产生的伤亡并不包含在统计数据中。

  第二,疑似仇恨穆斯林的两次暴恐袭击分别发生在英国和印度。上星期在伦敦北区一座清真寺附近,英国公民奥斯本(Darren Osborne)驾驶小货车撞向正在祈祷的穆斯林,并高喊要“杀光所有穆斯林”。袭击造成1人死亡,10人受伤。(笔者坚决谴责仇恨所有穆斯林和暴力袭击穆斯林信众的行为,这种行为是错误的,也是愚蠢的。因为全球伊斯兰暴恐的根源在于意识形态,不在于仇恨所有穆斯林。)

  不过之后有报道显示,袭击者奥斯本的家人坚称奥斯本有精神问题,正在服用抗抑郁药物、跳河自尽未遂并且曾申请将自己隔离遭到当局拒绝。同时,袭击的前一天,警方还发现奥斯本喝得大醉,因此该案件是否是针对穆斯林的暴恐报复行为尚无定论。

  另外一个涉嫌针对穆斯林的袭击发生在印度。据报道:“两名袭击者骑摩托车在清真寺外枪杀了一名祈祷者,并投掷了貌似是猪肉的肉块。”和之前在英国的袭击一样,如果被确认是针对所有穆斯林的仇恨行为,笔者同样谴责该行为,但是尚无报道确认投掷的物体为何物,并且袭击者尚未捕获,因此该袭击的性质也存疑问。

  第三、本次斋月的袭击范围广泛,遍布全球。从埃及的基督教堂、到法国的巴黎圣母院、美国的警察、泰国的士兵、菲律宾的平民、尼日利亚的平民、再到中国的海外教师等等都不能幸免。

  即便是伊斯兰最神圣的两个地点,麦加和麦地那都发生了。而在领衔什叶派伊斯兰的伊朗,其首都德黑兰议会大楼也遭到枪手袭击。

  《古兰经》2:217 称不信安拉,拒绝伊斯兰是比禁月期间作战更大的罪,因此禁月期间发动圣战便是正当的。

  “他们问你禁月内可以作战吗?你说:“禁月内作战是大罪;妨碍主道,不信真主,妨碍(朝觐)禁寺,驱逐禁寺区的居民出境,这些行为,在真主看来,其罪更大。大红樱心水,迫害是比杀戮还残酷的。”

  据伊斯兰历史,这段经文启示给穆罕穆德不久之后,伊斯兰就在斋月期间发动了一个重要的圣战,史称“白得尔战役” 。

  3 : 123 “白德尔之役,你们是无势力的,而真主确已援助了你们。故你们应当敬畏真主,以便你们感谢。”

  白德尔圣战的胜利确立了伊斯兰对其发源地麦加城的对手的压制。穆罕穆德最终征服了麦加城的圣战(公元630年)也发生在该年斋月期间。

  因此,正如前埃及大教法官 Ali Guma提到:“斋月不只是一个敬拜和亲近至高者安拉的月份,曾道中,也是以行动和圣战来扩展这个伟大宗教的月份...纵观(穆斯林)历史,斋月都是充满征服伟绩的月份。”

  伊斯兰学术权威,艾资哈尔大学讲师Fuad Mukheimar博士也指出:“国家(斋月期间)的禁食本身是圣战教育。只要国家禁食,国家就会一直是圣战战士。”

  有了教义与扩张历史先例的强大依据,许多暴恐组织在斋月期间都给暴恐分子打强心剂,鼓动成员袭击非穆斯林以及在他们看来是假穆斯林的人。称斋月期间的圣战将得到平时70倍的赏赐,伊斯兰国则号召追随者在斋月期间用加倍的圣战表达虔诚以得到“大的奖赏”。

  恐怕伊斯兰虔诚与圣战之间的关系最生动的例子出现在菲律宾的“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ARMM)”, 自从5月份宣称效忠伊斯兰国的暴恐分子发动了大规模圣战以来,该地区持续不断的冲突已经造成了近500人死亡,大批平民流离失所,当地城市马拉维遭暴恐武装控制。

  “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这个名字不代表这里的人口都非常老。“棉兰老”是地名,该地区的穆斯林比例达90.1%,中值(median age)年龄仅为18岁,可见一点都不老,多数人口正处于青壮年。

  据CNN报道,许多暴恐分子从中东的巷战中汲取了战斗经验,因此非常难以对付。马拉维清真寺的祈祷高塔不久前还是阿訇号召信众虔诚祈祷的地方,现在成为了伊斯兰国狙击手的据点...

  种种迹象表明,只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的症状,这个问题就是伊斯兰意识形态。这不意味着所有穆斯林都是暴恐分子,数以亿计的穆斯林和我们一样向往安定和平的生活,因此笔者坚决反对仇视所有穆斯林的行为。从斋月的伤亡来看,伊斯兰暴恐意识形态最大的受害者也是穆斯林,因此从单纯的“反恐”上升到深入系统的针对、解构伊斯兰意识形态和瓦解伊斯兰法是各国维护社会稳定与人民安全的紧迫课题。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